蔼然tong

克勤克俭 戒骄戒躁

【陈海X陈绍聪】急诊科英雄故事

顾良逢:

1.


“什么啊,我才下的大夜刚到家,你说现在医生待遇不提高,楼下煎饼倒涨价了,光加个鸡蛋收我七块五,还风流,我哪儿有钱风流。不像你是吧,陆晨曦你这大平层住着归国华侨傍着……我操!”


  “怎么了陈绍聪你别老是一惊一乍的行吗。”


  “快,叫辆救护车,我家小区你知道吧,安定南路第二个十字路口靠养老院,有人被撞了,现场一名伤员可能有生命危险,马上,立刻,叫人过来。”


   煎饼被甩在地上,陈绍聪扑上去检查情况,大量失血染透了伤员的衬衫,只有脸上还算干净,表情疲惫而平静。


  陈绍聪深吸一口气,有点儿无可奈何的苦笑,算这人命不该绝,一大早四下没人的,也就是遇见下夜班的急诊大夫,不然八成就是命丧黄泉。


2.


“我不管他是什么长还是什么官,到我这儿都是病人不用你们说我也会好好救。别浪费时间打官腔,来个人交代一下既往病史。”


  陆晨曦站在外头对这一排白大褂,转头看见陈绍聪出来。


 “怎么样了?”


“暂时稳定了一点儿,其他不说啊,最严重是胸骨骨折侵入了心包,颅脑也有损伤,得叫心外和神外下来会诊。“


”已经叫了,人刚到省里市里各种乱七八糟领导就来了七八个电话,钟主任安排会诊去了。你这回可能救了个大人物。“


陈绍聪举着鲨鱼杯咕咚咕咚灌水,”没办法,哥哥天生是男主剧本。你先看着啊,我快二十个小时没吃饭了实在撑不住了。“


”去吧你。“


3.


”我跟你们说,我昨天做了一天笔录,上下打听凭借我高超的分析能力还原了真相。我这绝对是卷入了一场意外的、跌宕起伏的、高潮迭起的英雄故事。“


”去去去,什么啊,捡重点说。“


”我前几天捡的那个病人,陈海,本市反贪局局长!你知道那个副区长贪污逃去美国那个八卦吧,我估计啊,根据我的推断,他肯定是在查案途中得罪了什么人才被灭口,不然昨天警察为什么问了我十七八九遍有没有在现场看见什么。那现场连个刹车印儿都没有啊,市区,开那个速度,绝对的,蓄意作案。也就是他行善积德站在正义那边,老天有眼才让我碰上,哎,命不该绝。”


“行了吧你就。人现在安全了,ICU转出来可惜一直没醒。家属说要感谢你来着被傅院长劝走了。”


“干嘛劝走啊,虽然治病救人是我作为医生义不容辞的职责,但是也不能剥夺我接受家属感谢的权利啊。”


“陈绍聪你说说你,”杨护士忍无可忍敲敲桌子,“人家,长那么帅,四十出头,局长。”


“我长得也不差啊。”


“对,就是不求上进了点儿,钟主任一周劝你三回考副高,傅院长可是下了死命令要求我来急诊科带你共同进步,你可别拖我后腿。”


“陆晨曦。”陈大夫拍拍手上的饼干屑,站直了笑出一口大白牙,“你自己论文还差几篇啊?


“陈绍聪你会不会说话啊哪壶不开提哪壶。”


“问题是您事业爱情家庭哪壶也没开啊。”


“唉唉唉哎别动手啊姑娘家家的,别打脸,卧槽病历打人也疼的。“


”庄……庄医生您来了快救救我!”


“哪哪哪哪呢?”陆晨曦环顾四周,两秒钟后迅速反应过来,“陈绍聪你开我玩笑不想活了你。”


陈绍聪三步窜出去五米,回头灿然一笑。


“我上楼看看那个陈海去。您慢~慢~想庄医生!”


4.


12楼最里头是一排单间,大多数时候住的是富贵病人、泡病号的干部,底下门诊再紧张到这儿气氛都舒缓得多。


陈绍聪站在门外透过玻璃看了两分钟,倒在血泊里的人现在被收拾的干干净净,像睡着了一样,却迟迟没恢复自主意识。


也没比我帅啊。不都一个鼻子两个眼,还不如我年轻,胡子拉碴眼袋深,一看就是操劳过度的命。


陈绍聪这么想着,抄着手往外走。都说是局长高官,结果听病房护士说,这么久了除了同事来看过,也就每天爹妈轮流来一次,子幼妻亡弄到这份上也挺可怜的,躺在床上浑身插着管什么也不知道。


“亲娘啊。”插着管,氧气管呢。


陈绍聪下意识的一愣,“我又救他一次。”


“打电话报警!”陈绍聪一边跑一边冲护士站喊,“八床出事了有人剪氧气管。”


5.


“没有没有,救死扶伤这都是我们作为医生应该做的。都让我碰上这说明我和您儿子命中有缘。您放心,我打小运气就好,有我在他肯定没事儿,咱们院医疗水平全汉东省没有更好的,您就别担心了,您看你自己心血管也不好,得多注意身体情绪不要太激动……”


好容易打发走千恩万谢的陈海父母,陈绍聪有点感慨,再当大官再铁骨铮铮的人,到了医院面对生老病死都一样害怕一样脆弱。公检法保证治安维护公证法制,可公检法出了事,也得靠医生拯救。


“怎么着,找回了当医生的成就感?”钟主任拎着饭盒路过,伸手点了点陈绍聪。


“我一直都特别有成就感,缝开瓢看烧伤都有。”


“你就不能严格自我要求点儿,这次这事检察院感谢信都写来了,你多写两篇论文,趁这个机会,职称抓点紧。”


“钟主任,这样不就显得我为了职称才救人,太功利的事儿我们不干。”


“别跟我找借口啊,你说你又不谈恋爱回家没事儿干写写论文不挺好嘛。”


“我那是刚分手。”陈绍聪低下头嘟囔。


这要救的是个女的,那就是英雄救美,乘以两回,命中注定的爱人,可惜啊。


6.


收了人家爹妈的果篮,陈绍聪也挺上心,每天中午上去看一次,坐病床边上咔嗤咔嗤啃苹果梨。


病床上的人生命体征平稳呼吸安详,打前天陈绍聪手贱给他剃了胡子之后,更显得精神干净,除了没醒全然看不出异样。


没醒更好,陈绍聪乐得有个活体树洞,一边吃水果一边吐槽吐槽急诊的奇葩病人、越来越看不懂的院内明争暗斗的关系。


他从不认为医院是象牙塔,刘长河的事、扬帆的事,一桩桩一件件他都明白,只是选择了逃避,做不求上进的急诊科小医生,就好像那些事能不存在,远远的离开自己。


可庄恕来了,把这潭水的盖子掀起来,还搅得更浑。


潭里的每个人都别想独善其身。


“这么一想你睡着也挺好的,”陈绍聪把果核包好,歆羡地看了眼病床上的陈海,“至少什么都不用烦心。”


病床上的人依旧没有反应,无论是家属的眼泪还是陈绍聪的羡慕都无法穿过迷失的意识海。


直到病床上的手微微动了动。


陈绍聪还以为自己眼花了,站了五分钟细细端详,心跳直上180。这回真是命中注定了,发现车祸发现拔管还发现恢复自主意识。


结果五分钟过去,病床上的人再没动作。


陈绍聪看看手表,十二点四十五,是继续观察五分钟还是下去准备值班?


床上的陈海微微皱眉,吐出了一个“渴”字。


“我去这什么缘分,”陈绍聪噌地跳起来,够那一头的床头铃,还没伸手就被按住。


“别按。”


原来这双眼睛这么亮。


陈绍聪脑子里只剩下这句话,四十多岁的憔悴中年男人,却有这样一双目光如炬的眼睛。也是了,反贪查案,就该有有这样干净、坚定的眼神。


“卧槽,你都都都能自己动了你什么时候醒的?”


“别按铃。”陈海无力的手搭在他手上,干燥而冰凉。


“好好好我不按你先躺着。”


“我醒这事暂时不能让任何人知道,明白吗?”


“你够能装啊,”陈绍聪被他瞪一眼,正色苦脸道,“问题是这时间长了指标监护能看出来。我就一小主治,还是楼下急诊科的,您这忙我真帮不了,真的,您赶紧的好好做个检查。”


“陈绍聪。”陈海盯着他名牌,目光如炬,“这事必须瞒住,我不是在和你商量,我是在请求你。你要是实在有什么困难,138XXXXXXXX,这是省检察院侯亮平的号码,打给他替我交代清楚,他会安排好。”


“既然救了我一次,送佛送到西,这次也必须办到。”


陈绍聪天人交战半天,终于抬头迎向他的目光。


“行。”


7.


“我说陈大局长,你得装到什么时候,你说你装就装,我还得每天来伺候你铺床叠被、擦汗按摩、洗衣做饭——好吧饭是楼下食堂打的。为了防止走漏风声您也不能逮着我一只羊薅毛,我们急诊大夫很辛苦的。”


“配合办案?配合办案也不行,我怎么觉着你是和你那缺德同学一块儿蹭免费护工呢。”


陈海靠着床头一副没忍住笑的表情说,“我代表党和人民感谢你。出院一定请你吃一个月饭,螃蟹龙虾什么贵吃什么。”


“算了吧。”陈绍聪收拾收拾饭盒,“我海鲜过敏。您直接点儿按工资标准折成钱给我就行。”


“你不是白衣天使吗还谈钱。”


“天仙也不行,谁规定我们就得两袖清风了,我那车,开了八年的二手车”陈绍聪一边说一边比了个八伸到他眼前,“前女友为这个甩了我眼都不带眨的,还不如跟你这种富贵病人索贿呢。”


“不怕我抓你啊。”


“你这是钓鱼执法。”陈绍聪跟他混熟了也不怕,趴在床边笑眯眯八卦,“你这装到什么时候能完啊,我可看见了啊,这两天你那女下属,姓陆那个,天天来看你,回回眼眶红了走的,你再不醒抓抓紧人就跑了啊。“


”你说她们这姓陆的姑娘,一个个大龄单身业务骨干,高跟鞋一穿一米七多训人哗哗哗的,她跟陆晨曦不会有什么亲戚关系吧都一个德行。”


“咱俩还都姓陈呢,我们老陈家可没你这么话痨的亲戚。”


“闭嘴吧你,好好躺着。”


8.


陈海出院那天特别俗气的是个大晴天,医院门口站着一排制服笔挺的,检察院的同事、家里人、领导全都来了。


丁义珍被引渡回国,祁同伟高育良上上下下一串人被清理,这场案子引出了比想象中大的多的后果,好在胜利,至少暂时,站在了正义的一边。


除了腿上的骨折陈海好的差不多了,被陆亦可推着轮椅出来,侯亮平、赵东来、林华华,上上下下一串人过来拍肩揽背,眼里头都闪着光。


陈岩石走到他面前,嘴唇动了半天,眼泪先掉了下来。


"没事就好,没事就好,我就说你小子福大命大。"


陈海抬头四处看了一圈,侯亮平一巴掌搭上他肩,“找什么呢?”


“没找什么,再看一眼。”


陆亦可扑哧笑了,“你还住医院住上瘾了啊。”


“别看了”侯亮平凑到他耳朵边上,“刚来了一帮打群架的,小陈大夫在急诊忙着呢。”


9.


“喂?”


“陈大夫,我是陈海,想请你来家里吃个饭。”


“不用,真不用,救死扶伤是医生的天职——不是你买了什么菜啊?”


“我知道你海鲜过敏,啤酒五瓶倒,买的江刀鱼见手青乌骨鸡五花肉……”


“你你你听谁说的,谁这么大嘴巴,是不是那个陆晨曦?我警告你我也有线人啊,我可听侯亮平说了,你压根不会做饭,那天请他吃饭还是陆亦可下厨,你俩自己约会吧我不去当五百瓦欧普照明。“


”你听他扯,那是我不乐意做给他吃,你来不来吧给个时间。“


”六点,明天晚上下班过去,地址你发我微信上吧。“


”行。“那头笑了一声,”顺便说一句,裸照身材不错。“


”你大爷!“

评论(2)

热度(150)

  1. 蔼然tong顾良逢 转载了此文字